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PHP编程网 - 黄冈站长网 (http://www.0713zz.com)-创业,推广,IT,移动互联,VR,5G,小程序,站长网!
热搜: vivo 网站 学习 什么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聚焦 > 酷站推荐 > 酷站 > 正文

工业互联网突破无人区 技术融合模式裂变

发布时间:2020-12-01 22:09 所属栏目:[酷站] 来源:网络整理
导读:副标题#e#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总量为6109.1亿元,而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5万亿美元。如此之高的成长速度,源于工业互联网的革命。所谓工业互联网,与过去制造业的信息化不同。过去的信息化、电子化,是

  短视频,自媒体,达人种草一站服务

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总量为6109.1亿元,而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5万亿美元。如此之高的成长速度,源于工业互联网的革命。所谓工业互联网,与过去制造业的信息化不同。过去的信息化、电子化,是给制造业附加上IT的手段,而工业互联网是将5G、AI、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创新,从而形成全新的制造模式。未来的工业互联网业务模式,相对于过去的制造业,或许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但这个改变也是在无数的探索中不断演进。

经过几番轰轰烈烈的发展,工业互联网开始进入第二个发展阶段。而5G,也是第二阶段爆发的一个重要因子。

近期举行的“2020世界5G大会”之“5G与工业互联网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5G与工业互联网的结合已从5G+工业互联网(通过5G连接企业生产线的工件、装备)发展到5GX工业互联网(融合进企业网的云边端),发挥5G与工业互联网的乘数效应。”

显然,5G与工业互联网的深度融合,将是未来一段时间产业加速发展的破局之器。

三年巨变,中国工业互联网走过懵懂期

工业发展史上从来不缺奇迹,如量产了美国中产阶级的福特流水线,以及造就了日本制造业神话的戴明的全面质量管理。在它们背后,一直都存在着一双创新之手。今天,这双创新之手表现为以人工智能、虚拟现实、量子信息技术等为突破口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于是,围绕着第四次工业革命,一场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在不断升温。在欧洲,工业4.0进行得如火如荼;在美国,工业互联网的热度不断攀升。与此同时,中国的智能制造也开始升级。全世界的企业都开始了在不同方向上的转型。表面上看,是各国纷纷对制造业进行升级。更深层次看,这是制造到智造的革命。而这一场由技术引发的产业模式之变,将决定着未来各国在全球的经济地位与实力。可以说,是新一轮大国博弈。

回看过往百年,欧洲、日本、美国、中国在不同阶段都曾站在制造业的潮头。如今在第四次工业革命面前,各国制造业水平或许有些差距,但是面对颠覆性的革命,其实大家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今天,工业互联网已经变成了一座把我们引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桥梁。而在引领过程中,工业互联网自身也在发生着蜕变。

在中国,过去几年间,有着迫切转型升级需求的一些中国制造行业领头羊在这条路上不断探索,摸索着走过了第一阶段,也就是懵懂期。.

TCL实业副总裁、格创东智CEO何军接受媒体群访

在这几年间,工业企业开始导入各种新技术,逐步有一些应用案例落地,企业对于工业互联网必要性的认知在提升。“特别是从唤醒IT部门到唤醒制造部门。”TCL实业副总裁、格创东智CEO何军认为在需求侧,工业企业对于工业互联网新技术的认知、作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工业互联网是未来的核心,它将驱动制造业提升核心技能,让普通制造业通过转型,产生革命性变化。工业互联网对于整个工业而言,就像当年互联网零售对传统零售业的颠覆一样,其表现不仅是新技术落地,还有商业模式的巨变。”

何军认为,经历了懵懂的第一阶段探索,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已经进入第二阶段,这其中有几个变化。第一是回归商业本质,从关注平台到关注应用,通过应用解决生产的痛点问题,对生产带来真正的价值。第二是开始做垂直化,关注行业差异性,针对不同行业做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第三是从轻到重,前一阶段大家都做一些碎片化的应用,未来重点要做嵌入式的软件,这才是解决供应链卡脖子的核心点以及核心能力。

身处工业互联网大潮当中,何军感受到了这三年的巨变,并对未来充满期待:“中国应用场景非常丰富,中国企业一旦有动力,发展会非常快。两三年就能跟世界一流平台PK。这就像To C的应用一样,中国的互联网创新速度非常快,已经走到了全球最前沿。”

三年前,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鼻祖都在美国和欧洲。经过三年的探索与奔跑,一方面今天中国工业企业已经落地了一批优秀的应用。另一方面,也形成一批顶尖的供应商,孵化于TCL的格创东智就是其中之一。

五大流派共举,

工业互联网进入春秋战国时代

国内互联网江湖的水很深,这源于存在其中的多个门派。产业互联网刚刚兴起之时,国内产业互联网势力被分成了两大派,一类企业孵化于互联网巨头,另一类则来自于传统的行业信息化服务商。有人形象地把这形容为:两股势力为了同一个目标攻占山头,只不过一派从南坡往上攻,另一派从北坡往上攻。

这种门派划分浸入到工业互联网江湖之后,就变得更为复杂。早期的工业互联网江湖内,是如GE、西门子这样的外企的天下。但中国企业在随后三年内迅速形成了不同流派的供应商。类似于格创东智这样从制造业企业孵化出来的公司自成一派,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形成了另一大派,如腾讯、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传统IT软、硬件厂商也是自成一派,小型创业公司不断涌入,形成了一个新的流派,工业自动化企业也形成了一派。

仔细观察这五大流派,要么深入制造行业,精于把握传统企业的业务痛点;要么精于技术创新,用技术引导传统企业实现变革。每大流派都有优势,也有劣势。目前颇有春秋战国的混战之状,未来将会随着客户的需求而慢慢整合、淘汰。

格创东智属于生于制造企业内部的流派,但它身上颇有些兼收并蓄的味道。

首先,格创东智生于制造企业,有着很强的实战经验。我们知道,TCL的制造能力一直走在科技企业的前列。近年开始向产业链上游的核心技术延伸,特别是半导体显示及材料、半导体与新能源材料这些高端制造领域,这也倒逼TCL的制造能力不断升级。

在智能制造领域,TCL运用大数据和工业互联网提升核心工业能力,其中TCL华星的面板工厂已基本实现全自动化生产,正在建设更高水平的数字化、智能生产。所以说,作为一支工业互联网界的新军,格创东智背后却有着TCL近40年多场景生产制造经验。以此为依托,格创东智在产品上打造出了物联网、AI 、大数据三大核心平台,以及数字中台和工业应用智能平台两大赋能中台,在智能应用和智能装备方面也颇有建树。

生于制造业、反哺制造业,格创东智可以用经验和成果证明自己的能力,也更能被高端制造企业客户所接受。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
热点阅读
随机内容